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丽斯博客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日志

 
 

[原创]心荷一缕香  

2005-11-28 22:14:55|  分类: 说东道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淡然无涯/朱丽斯

 

    四五月的时候,南方一带已经是花香袭人了。
    街道上,院子里,高高矮矮的楼房都笼满了香。

    我们后花园的院子里,傍着南湖,团团的被好几个单位包围着。而那绿草坪竟被一溜的已经成熟如乔木般的玉兰树儿团团的圈着。

    不论你是在院子里踱步还是在街上悠悠的逛着,那一阵阵的香不知道从哪里就直扑了过来,缠缠绕绕的沾在了路人的身上,沾在发梢上,沾在吊带裙的蕾丝边上,扑在那丰满胸前。

   南方人喜欢花儿。因此,就有了许多香花儿:桂花啊、茉莉啊、玉兰啊、米子兰啊、夜来香啊、水仙啊,~~,哦,还有兰花儿和百合花儿。数了一会,才感觉香的花儿都是纯白色的,每一种都是白得那样的纯洁,一点也不像牡丹啊芍药啊玫瑰啊那样的招摇。看来万物中只有纯洁的才是配得上有香的,那些艳丽的花,一眼到底的妩媚,虽然美丽,可以养眼,可是偏偏就没了香味儿。

    有香的花儿大都很小,桂花啊米子兰啊如米粒般小,星星点点的藏在小小的叶里,而玉兰啊茉莉啊就如拇指般大,掖在叶柄间,像极古代女子掖在胸前的那一方柔得心都会发软的丝绢儿。

    那些养在家里的香花儿和种在野外任风吹雨打的香花儿总是不一样。养在家里的香花儿如水仙、兰花和百合儿,都太娇贵,叶儿总是稀少,香味儿淡淡的总没有野外生长的那样浓烈。看来“家花没有野花香”便从这而来。

    野外的香花儿如桂花、茉莉、玉兰、米子兰、夜来香,粗粗糙糙的在生长着,花开时几乎看不到身影,可它的香,总是满满的扑入走过它身边的那些有缘人的身上。其实,花自有香何须露脸?闻香便识了真魂。这样花儿亵渎不了。

    尤其喜欢玉兰花儿。南方的玉兰和北方的不一样。北方的玉兰大白花儿如碗口大,肉嘟嘟的,丰乳肥臀般的亮相着。南方的玉兰树也叫广玉兰,高至参天,一眼扫去,油汪汪的绿叶,看不到花儿,花儿总是悄悄藏在叶柄间,风吹过来,才会露出象牙般的点点星白,很淡雅的样子,如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南方的女子,总是那样优雅的把玉兰花儿一朵又一朵的串起来,挂在脖子上。或者用一根丝线儿吊着,花儿便亲亲切切的依偎着那女子高高耸立的浑圆的双乳,花香便和体香融合了。有的女子悄悄的把花儿别在挽起的长发间,香气便从发梢里流出。不须翡翠珠玉的点缀,那雅韵便有几分轻轻地跃上女子的眉梢。

    一段香的滤出,宛如人间一段情的织就。

    而我最喜欢把玉兰花香儿“荷”在心上。喜欢一个“荷”字,从很早以前的校园歌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而来,“荷把锄头在肩上”,何等的优雅。
    “荷”一段花香,如撷取人间的一段情。香入你的心头的时候,你就会守著那一段香,把个“情”字牢牢的系在你的记忆里。

    记得叶倾城写了一段话,把玉兰花儿称为甜姐儿。说的是清理旧物清出已经死成了铁红的玉兰花儿,依然香甜满怀。如古人所说:“零落成尘碾成泥,只有香如故”。

    原来,玉兰花儿至死都要留住让人怀念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728)| 评论(1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