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丽斯博客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日志

 
 

[原创]有些感情总是被珍藏着  

2005-11-28 22:09:11|  分类: 说东道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日暮雪,双影向谁去? 
   

    这是金代诗人元好问的词。曾经有一天,元好问到太原去赶考,路上遇到一个猎人,猎人说自己捕到一只大雁,并将它杀死,另一只失去伴侣的大雁则在天空中悲鸣不已,最后投地而死。元好问就将这对大雁埋在一起,称为“雁丘”,并填了一首词,词中的第一句就是上面的“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现今,被金庸把它弹唱在了他的武侠小说里。那一段时间里,似乎许多的地方都能听到李莫愁唱出来的缠绵悱恻、愁思难解、哀怨莫明的歌声。想来在金庸的心底深处,一定也有一道爱情的光线绝然的划过并且在心里停驻了下来,否则,他老人家是不会这样的把这些最触动人心的句子埋藏在文字里,让千千万万的读者去反复地咀嚼,还为书中主人的生离死别落下大把的泪。

    为什么世间总有那么多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的傻傻哀叹?为什么有多少智者凡人殚精竭虑地去领悟这个情?
     其实,不用去问知感情是什么,也不用去追寻感情的来去,更不用去刻意的体会感情的深浅。因为,生命的河流里,所有的往事包括感情都是很容易被无奈的岁月蹉跎而去了的,有的甚至都来不及说些什么,就像惊鸿一瞥,眼前再也见不到一丝影子,然而,哪怕只是几分短暂,那致命的情思就会深刻在人的心田。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于是,留下的就只是那些一丝丝细细的如鱼丝般坚韧的感情,却又那样的紧紧的缠着每一天的日子。

    现在,细细想来,有的感情是思恋之情,有的是爱慕之情,有的是感激之情,感恩之情,------这些众多的友情、亲情、爱情里,并不都是所有的感情都可以淋漓至尽地挥洒而出的,甚至,在它如涛涛洪水决堤般地宣泄而出后,便也是猛然被压缩在生活里的一页薄笺中,或者压缩在一张照片中,然后,小心翼翼地夹在自己的心里,再然后生活就像一本书那样,也被一页一页的翻了过去。然而,那份被珍藏了的感情,如书签那样,静静的躺在那里作着清晰的标志。

    《诗经》里曾经就这样写道:“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说的是从牧野归来的女子赠送一只荑管给那个喜欢的男子,荑管十分美丽奇异。那男子说不是因为这长管美丽,所喜欢的是爱人所赠送。

    如此看来从古至今,许多人包括男人女人,无法摆脱那份执著的痴迷,对方在他的眼里,从来都是这样的重,以至于把无法拥入怀里的感情视如一生中觅得的一块温润如水的纯玉,于是,这样的爱情便在被珍藏起来。有时候,更常常是如同夹在书页里的书签一般,如果打开了就会痛击你那已经被折磨得瘦弱的心。

    其实很多的女子,或多或少的在自己的柜子里,自己的抽屉中,自己的小包包内有着寄存着那些过去的感情的东西。有的人长存心里,有的人寄托与一本书、一方砚台、一张照片、一片枯萎的花瓣、一叶书签、一枚从海滩拾回的被印上了爱人之吻的彩贝------。就算是一生在漂泊的日子里,都不会轻易的把它遗失。

    记得张爱玲在《半生缘》里就曾经说过:“快乐的回忆容易感到模糊,而刺心的事情倒是永远记得的。”是啊,许多刺心的事儿常常都那样的,于是,《半生缘》里,有钱人家儿子世钧独自到上海工作,遇到出身贫寒而又有着穷人骨气的曼桢,便思着想着爱着恋着,当他因为在南京做生意的父亲病重了而需要回南京照看时,便约了曼桢,送给曼桢一只用宝石粉做的红宝石戒指,这是他用了半个月的薪水买了来的。“曼桢见是他自己挣的钱买的,心里便觉得很安慰”,虽然戴起来宽松了一点,便用了一截绒线缠紧了一直戴在手上。而曼桢那封没有写完的信,给世钧后便被他一直夹在书页里珍藏了十多年。这是一种怎样执着的感情啊。

    由此看来,每一件被珍藏的感情里,背后都有一个动人心弦或者催人泪下的故事,虽然这些属于自己内心的最珍贵的感情,是那么隐秘,那么的厚重,甚至如宗教般的寂静,可它永远都不会游离于你感情的视线之外。
这些很珍贵的感情才是适合于珍藏的,把感情珍藏着其实就是把一段刻骨铭心的疼痛锁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或者把它寄存在那与此有关联的物件上。一旦把这样东西属于自己的了,就是那么的好,而且会越看越好,总把它当作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于是就有了托物寄情,睹物思人那样的说法了。
最让天下众多痴男怨女唏嘘的悲剧人儿《红楼梦》,里的黛玉,不就是有着将爱意珍藏于一方手帕或一个荷包里的浪漫事儿么?

    在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荣国府归省庆元宵》里,宝玉被贾政试完题后,郁闷的回到了林黛玉姑娘的房里,林姑娘听见说宝玉的随身佩物被众姐妹一件不存的抢了去,焦急跑过来看,果然一件没有了,连自己给他的荷包也不见了,便伤心得要将手中正做着的给宝玉的香袋儿也要铰了去,待得看见宝玉说藏在贴身处未被抢去后,才低着头一语不发。可见得这荷包儿在林姑娘的心里是怎样的把自己的感情珍藏在里面的。又是怎样的被宝玉藏在自己的贴身之处!

    在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错里错以错劝哥哥》里,宝玉因“不学无术”被贾政打了后,思念林黛玉,便命晴雯到林姑娘处,并带上用过的两条旧绢子给林姑娘。当时晴雯道:“这又奇了,她要这半新不旧的两条绢子?他又要恼了,说你打趣他。”宝玉笑道:“你放心,他自然明白。”结果,林姑娘竟体会出这旧绢子的意思,不觉神痴心醉,便在这两块旧绢子上题了诗,把自己对宝玉的一番深情爱意织入了绢子里的丝丝缕缕的经纬里,并藏于箱中。直到听说宝玉娶了宝钗,万念俱灰,叫雪雁拿出那块“有字的”旧帕,并命紫娟“笼上火盆”后,瞅着那火盆,点点头儿趁紫娟不注意,便把那题了诗的旧帕子搁在了火上,然后在宝玉和宝钗成亲的喜乐声中绝望地死去了。是的啊,那一切的一切,都在一把火里完结了。

    每每看到此,相信有不少如我这般感慨的人,总是凄然泪下:情深亦不过如此了。
在感情的周围,许多东西都变得那么的衰弱,那样的无力,而感情,即使细如茧丝的在你的身边飘荡,你那颗不衰的心,就像被系着的风筝,无法飘忽而去。

    你体会感情的时候,它如遥远的星辰,不可触摸,可它那点亮光,给你迷茫的心里点亮一盏灯,然而,它就该是这样。

    你拂摸感情的时候,它如一首歌,激动的可以从你的灵魂上滚过,为你唱响一首无法用叹息来感激的情歌,然而,它也该这样。

    你拥抱感情的时候,它已经像一颗树,越来越老的根须,顽固地的伸展在你生命的每一个细节里,然而,它正该这样!

    于是那些疼过爱过恋过恨过哭过笑过的人或者事,就深深浅浅地锲入了心里的每一条缝里,你常常总是被感动得瑟瑟的抖了起来。

    写《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的劳伦斯曾经这样说:“爱情、性欲这一类的东西,只是糖水!吞了它而把它忘记就是。如果你心里不牵挂着它,它是没有什么的,------”我可真想不到,把查泰莱夫人写得如此痴情,为那个守林人而不顾一切的劳伦斯竟然会说出这等轻松的话来,如果他不是已经因为无情而绝望就是因为受到了某种情感的打击,然而,感情可以不牵挂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时间像沙漏那样不停的流逝,不管人生的旅途有多远,生命有多么的短促,日子总是没有等待,没有停留,樱桃红,芭蕉绿,也都隋风轻雨细里渐渐的淡去了,而能固守着的,总是那珍藏着的情感。

  评论这张
 
阅读(1252)| 评论(3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