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丽斯博客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日志

 
 

[原创]除夕,粽香炉火红  

2006-01-21 14:04:19|  分类: 说东道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淡然无涯

一篇旧贴------

年年除夕,北国正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一片银白世界的时候,南方仍然是翠驻枝头,绿铺山野,溪流潺潺,细雨纷纷。

南方把除夕称为“大年”。

大年三十的那天,是家家户户既兴奋也忙碌的一天。全家人都围绕着过年,忙个不停。

我想起了以前的过年。

那时,大年三十天一亮,早早的便起了床,把家里上下、里外都刷了个遍,洗了个遍,擦了个遍,再挂上了大红灯笼和贴上新对联。这时从门里到门外,便溢出了喜气洋洋的气氛!

南方过年,最隆重的就是作粽子!做年糕!

 

那熊熊炉火里煮出来的年糕和粽子隐喻着“年年高中”!作秀才,当举人,中状元都是“中”,高考是考“中”,当官是选“中”,哪怕是几十元的“福利彩票”也是“中”彩。

每到这个时候,母亲在昨晚早早的就把精心选购的糯米淘洗干净,把绿豆磨成粒,退去皮,都用水浸泡着。将选好的五花肉切成三寸长的一截截,用盐、酱油、五香粉、香油、味精等等配料泡着。再把早已在街上购买的碧绿的棕叶子,泡在水里,一张一张的清洗干净,凉干备用。

吃完年夜饭,全家人围着母亲坐着,一面聊天,一面看电视,一面帮忙。

母亲的膝盖上垫着一块围裙,灵巧的左手拿着几张粽叶,右手拿一只碗,一会装上糯米,一会装上绿豆,再铺上一截香喷喷的五花肉,再一会儿一只像长方型的金字塔式的粽子就做成了。

而我们这群孩子,有的帮撕开麻绳作捆粽子的绳子,有的把叶子的积水一张一张的擦干递给母亲,最小是那个常常在数母亲包出来的粽子,可是怎样数也数不清。父亲呢,早早就按照习惯,把不知从何处找来的大锅在屋外支起来,旁边堆着大块大块的柴火。

我们看着母亲把一个一个绿油油的圆突突的粽子放入锅里,父亲轻轻地一擦火柴,那一把熊熊地火忽地一下就窜了起来,把围在火炉旁边的全家人的脸映得红扑扑了起来!

常常这个时候,父亲便和弟妹们到外面闹去了,门外便传来了清清脆脆的鞭炮声和笑闹声。

大年三十晚的辞旧迎新开始了。

而我,看着那红红的炉火,一时静静的燃着,一时劈啪作响,摇曳的火苗,映着母亲的脸。那一年的疲惫,似乎一下子就被那火火的炉火燃烧尽了,只有这时,忙碌了一天的母亲,笑意便渐渐地溢满了她脸上的每一根皱纹!

而这时孩子们已经困得在床上东歪西倒了。

直到半夜,粽子的香味已经渐渐地溢出来时,炉火还正红。

那时,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在红红的炉火中,粽子已经裹好了“年年高中”的一个美好愿望,连同父母亲的期望送到每个孩子香甜的梦里。

可现在呢?也许世界变得浮躁了或者世界变得熟悉了,再也没有那些红红火火的感觉了,总觉得日子变得平淡了起来。

-------

真的,我很怀念以前的过年。

 

  评论这张
 
阅读(1145)| 评论(48)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