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丽斯博客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日志

 
 

[原创] 南方,我拥抱一种妩媚  

2006-11-04 07:48:37|  分类: 南国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淡然无涯/朱丽斯

 

    南方,炎热的气流在地面上滚动膨胀,滚过无数的紫荆和朱槿,那些黄的、红的、紫的颜色便三三两两的饱满起来,跳跃起来,随后骤然如细瓷跌落地面的声音,那些颜色便一朵一朵的绽裂,沉甸甸的艳在枝头,花香流淌了一地,那香便已经渗透到了地底,拾掇不起。

    一直都傲慢的阳光,拉住亭亭玉立的大王椰,在十多二十米的上空张扬起落,像芭蕾舞。我喜欢用魔样的目光追逐着街道上那些大王椰的身影,一种比少女还苗条的身影。在翻飞起舞中,穿透出一种风情,漫遍了整条街,柔软的空气便渗透出香香甜甜的味道。初到南方的客人,恍惚中似乎就有身在他国异乡的神秘感觉。

    今年夏天的日子,热得空气也熟透了。蝉躲在树桠中以为没有人看见,便一阵一阵脆脆地鸣着,那声音悠儿绵长打着旋儿,把人的都心卷紧了。你来得正是时候,你是踏着蝉声的波浪儿来的。你看到了那十多公里长的两边街道上,依着榕树长着的两排的大王椰——一种最优美的羽状复叶棕榈树。那是妖一般的倩影。阳光流动在它的身边,盯着它秀美的身影,眼神和你那样惊异,也是那样的热辣辣,发着光。静静地伫立着,不枝不蔓,树叶长着长着,在你不经意时就脱落了下了来。于是笔直的树干上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光光滑滑,似乎是少女那吹弹得破的娇嫩。

    那是她的肌肤。娇嫩的肌肤是从前朝开始的。在那个前朝奢华的温泉里,随莲步而摇曳的玉簪,也比不过羊脂玉一般温滑的肌肤。于是那若明若暗的身影在华清池的波影里承受着旷世都承受不起的爱恨离愁。

    你是不知道的,好多年前,我就在南湖边上抱过它。我没有忘记,不知道它还记得我不?那时,抱得那样的生涩,我知道我那时也生涩得听不懂它的歌唱,于是我便把它摄入我的照片里,照片里我让它笑,它果然就跟我一起笑了。它在照片里一直笑到现在。虽然时光让它在照片里有些泛黄。

   现在,我抱住它的手已经被岁月打磨得粗糙了,当我粗糙的手指滑过它的身躯,手便微微的颤抖,于是,心也随着颤抖。我听到了那熟悉的悉悉数数的声音,我以为是颤抖的心在自言自语,摒住呼吸我才听出不是我的心声,是大王椰在清风中曼吟,是一种梦幻的旋律,那个身影,那个姿态,那个风情。人世间的妩媚便随前朝的那个影子越山越水越时空,从久远的年代游离到了这里。

    我一面想的时候,一面在抚摸着,一直不停的抚摸。你才来,是不懂那种很细腻的感觉的。它光滑的肌肤,如凝脂般透着少女诱人的韵味,令我着迷到沉醉的地步。我是沉醉了,我没入它动人的曼妙中,随着它在路人的眼里顾盼生辉。

    我看见它在高昂着那秀美的头,总在注视着天空,似乎在痴痴地守望着什么。白天,它在太阳的注视下,一天天的延伸着,向着太阳延伸。夜晚,月亮在陪它,没有厌倦,如水的月光下,秀美的身姿便化成了一个如梦般浮在水面上的剪影。这时,我只想和你静静地坐在水样的月光下,静静地看着它,没有任何杂念,甚至连呼吸我都会轻轻地。偶尔一两声的虫鸣,都会让我眉心微皱。因了此刻,美人沐浴了月光后正微睡。我把它叫美人。
美人从来没有旁枝,就一心的痴守着谁也无法理解的日子。我总在想还有什么树木如它那样没有任何杂念的让岁月在它的身上打磨出一圈又一圈的烙印,它让这些烙印伴随终身,成了记忆的纹身。

    风拂处,它飘逸着长发,独自淡淡然地梳理着白云,全然没有那种疲塌女人的零乱。更没有憔悴的样子,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前朝的那个影子。只要一种绿,在风中招展,可决不花俏。本来可以凝固的身影就随着风在太阳下舞蹈着,有时候疯狂,有时候静舞如伊。

    就算美人开花,也开得那样的雅致,带些许乳黄的白色小花,玲珑如黄豆般,小得人们不屑于多看它一眼。可我看过了,它们是自己串在了一起,长长地垂了下来,花期过了,便像晨露那样凝成了一颗颗串起来的绿珠,如一幅半收半拢的玉帘,我甚至在青秀山上看见过,长至2米的,它不声不响地便锁住了一帘又一帘的幽梦。有梦真好,它锁住了梦就锁住了一个又一个的守望。

    我知道织成一帘又一帘幽梦的是琼瑶书中的女人,个个妩媚如我身边的大王椰。那是很多年前我还纯真的时候,便被书中一个个柔情似水的女人感动,总是无端的唱着“我有一帘幽梦”的歌,自吟自醉,其实,我总是梦还没有做完,天就亮了,那梦就一个一个的碎了,我记得我为碎了的梦流过泪。

    我抬头看着它,企图用可以透过云层的目光去掠住它舞动的孤独。无风的日子里,它便在瘦俏中玉立亭亭,在思念中静静地守望着。经年的守望。其实,有守望也是好的,虽然这些守望是那样的艰难和渺茫。

    没有风,千里之内,空气都是滚热的。我看见你痴迷的眼眸,剑一样地穿透我的身体,就像阳光穿透大王椰那样的迫切,热流在我身体里流动着,于是,我渐渐的饱满了起来。你给了我一个梦,我又可以和美人一样守望着梦了。

    我带着饱满丰腴的身体,拥抱着它,渴望钻入它的孤独里,是那种美丽的孤独。于是,我也在想象自己美丽了起来,于是,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妩媚,于是,我轻轻地笑了,不过,笑得有一点点忧郁。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