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丽斯博客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日志

 
 

[原创]走进广西—陆川,我为你有些许的忧伤  

2006-02-04 23:24:04|  分类: 走南闯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淡然无涯

  在陆川开会,朋友用一点空暇时间,邀去看九龙瀑布。往山上的瀑布去的地方是一条村路,一条崎岖的泥路,凹突,起伏不平,车在摇晃中爬行,卷起一路浓浓的尘土,在车尾翻舞。而我在车的爬行中,让自己思想也沿着脑海的神经元爬行。

  一、摘菜的女孩尚读书否

    窗外,一个镜头跃入我的眼帘:隔着一条渠埂,一片绿莹莹的菜地,像一块绿色的缎带,飘悠悠的铺得很远。前面,一位村里的女孩儿,正坐在一道田埂地上,自在纯朴的神情,拢在了纯净的脸胧上,这是城里女孩儿再怎样装扮都无法流泻出来的韵味。一束乌发,齐齐地绕过脖子,安静地搭在胸前。粉红格子上衣像一朵淡淡的云,在田埂上悄悄地浮着,竟让这原野的碧绿鲜活地跳动了起来。

  赤足,足底还粘着些许泥土。看见那双赤足,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站在百货大楼的橱窗前,面对着那双小黑皮鞋,因为没有钱买而咬着手指头发呆的神情。还想起了在农村的时候,有一次在下雨中到河边挑水,被一间破屋子滑落的碎瓦片扎伤了脚儿流了不少血的事情。

  而她的这一双小小的赤足里,遭遇的都是什么?也许,曾经“吧嗒”“吧嗒”的走在泥泞的雨地里,赶着时间上学;也许背着弟妹在地里拾柴草,也许冒着太阳去淋菜,也许拎着一桶猪潲去喂猪,~~~

  可今天我却看见她坐在地上,夕阳在她的身后正渐渐消散,把晚霞泼洒在绿油油的菜地里,便融入了每一片绿叶中。有了阳光的灌溉,绿菜儿才会这样的莹莹如玉。而这位女孩,她的阳光是什么?读书?上课?游戏?可现在的她却在忙碌着,双手在摘选着嫩绿的白菜,只是为了今晚的晚餐。

  现在的她,鲜嫩的脸如鲜嫩的小白菜心儿,纯纯地天真的微微的笑着,有点羞涩。她的开心是因为今晚的菜有了着落,还是因为秋后的暮霭下有一个可以倚望的梦?其实,我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我发现一种渴望的韵律,从原野上淌了过来,在她的指尖里流去。

  我知道那指尖灵巧的指尖,未曾抚过钢琴的,亦未曾体会过麦当劳的香,——

  忽然间感到有一种疼痛在胸口蔓延,挤兑得一颗心那么的疼痛。

  在她羞涩的微笑里,谁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思绪?在那一抹的渴望里,我只想问问:尚读书否?

  二、流金岁月欺残生
           

    在去寻找九龙瀑布的路上,正经过一个村庄。被一片金色包围的田野里,一个镜头让我思绪翻腾,却又无言以对。

  那是夕阳正斜射下,正待收割的水稻被阳光饱满的穿透着,一片金色依附在稻尖叶脉里,如皇室般金贵。而这片金色的水稻前,一位佝偻着的老汉,在那曾经属于皇帝占用的金黄色里,吃力地搂着一把稻子,用暴满青筋的手在割水稻。

  如染了霜的白眉,是那样的苍凉,岁月把一片生活的沉重挂在了他的眉尖上。于是,额头上的条条皱纹,把残酷的岁月一一记录了下来。那握镰刀的手呵,怎样挥动,才能向苍天补白。那片金色的梦,还挂在未收割的稻尖。我知道夕阳的流淌在他那老去的浑浊的眼睛里,渐渐凝成一层又一层的忧郁:生活里残酷的成分,竟连老人都不放过!还有多少力气让镰刀不沉重下去?还有多少倚望让双眉飞扬?太多的沧桑,让那双青筋的手,握不住一份生活的重量。

  虽然这熟透的稻香正随着阳光在田野里四处飘扬,而阳光却洒得那样的忧伤,是否这皇室般金贵的阳光不属于这老人而感到愧疚?我不得而知之,可我,却只愿有一只温暖的手,为他把阳光般的希望瞬间擦亮!

  三、九曲七折终归大海

         

    一路走去,只听见溪水在低吟,远远的看不见源头。山道在弯曲着,一时老树横杈,一时枯叶漫道,一时又山花暗香,确实如仙境一般。山道静悄悄的,只听见自己和他人的喘息声,一种懒懒地幽谧在流淌。偶尔,惊起几只喁喁私语的野鸟,“扑拉”的一声就往别去飞去。

  沿着溪水上行,野蝶翻舞,忘情地你追我逐。那些小小的野菊一丛一丛的从我们的脚边蔓延而去,点缀着我的眼睛和荒芜的山野。

  越往上水流越大,半山腰里,赫然一座人工湖,以坝相拦,静静地映应蓝天。湖边绿竹摇曳,四周的花草在争宠般的摇曳着。只有风惶惶地在飘忽,惊起湖波的短暂晕厥和蜻蜓的轻佻盈舞。

  继续越过人工湖上行,岩石野蕉,古道枯叶,一点一点没入眼里。野道的花香,似少女缱绻着的体香,我贪婪地嗅着。溪水如梦的女孩在呓语,于是,我不知不觉地陷入了一种陶醉的时光里,我停下来,看溪水把阳光绽开了一道长长的光芒,那种圣洁直穿透了我的眼眸。

  伙伴叫了,我才从忘情中醒转。

  转过半山腰,又一个深潭出现在眼前。深潭的前面,一条长长的瀑布跳了下来,粉碎般的壮美。

  终于看见了瀑布,不大,有点失望的是不很壮观。可难得的是九曲七折,从山腰处跳跃而至,神秘地寂寞地唱着有音律的古怪的歌。只要你常年累月的呆在这里,就会看见周围所有的灌木草丛树尖蝶翅,都粘乎乎地粘着这古怪的歌。

  这样一个秋的季节,北方已经是四处倒伏的枯草,遍地的枯藤,肃瑟枯黄的萧条了。而这里水还这样的冰凉,远远的一层水雾飘飘忽忽而下,滋润着瀑布四周纵横的灌木软草,滋润着岩石边上爬满了的青苔。

  我用手掬起一把溪水,看着它固执地从我的指缝里流走,心头一阵颤栗。因为不管它怎样从来处来,从去处去,这瀑布终归还是汇入小溪跟随到大海里。自然它走的道路不会是平坦的,从它一跃出来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注定在曲折中跳跃。可它却可以跟着小溪走,我们谁跟谁呢?

  我的手里,水已经流尽了,可我还依然伸着手,无言的悲怅着,像要找谁有个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2945)| 评论(4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