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丽斯博客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日志

 
 

[原创] 苏州的评弹与南方的“黑衣壮”  

2007-12-16 09:26:16|  分类: 走南闯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淡然无涯/朱丽斯

    到苏州的游客,拙政园是少不了要去的,我是去了,总觉得拙政园去的人多,不够安静。这天,当不经意间被带到了怡园时,竟会为这闹中取静的园子倾倒。
  
   小小的怡园竟然也有一条不算短的回廊,廊壁上挂满了字画,游走廊间,你会惊奇地发现,那淡淡的墨香似乎从壁上游走下来,仄入你正为这江南倾思的温柔里,缓缓地充盈着----
  
   走得已经忘情,找不到同伴了。
   待找到他们时,已经是在一间古色古香的茶院里了。只见中央一溜长桌,绕桌十多张条凳。端给我们的虽然是一式的塑料杯,但杯里的茶叶却也还错落有致的浮在上面,因了水的滋润,淡淡的茶香也淡淡地散发出来。
  
   上首一张方案,用全黄的缎布罩着,一边一张木椅,也是用全黄的缎布罩着。一先生一女子,隔着那一张方案,坐在椅子上。先生著一蓝底对襟团花短衫,使一杆三弦,女子著白底短袖,怀抱琵琶。手拨琵琶,发出轻灵的乐声,紧接着就是艳唇轻启,低吟成歌,那苏州评弹吴依软语的味道就从指尖里流淌出来。
  
   从来没有这样真切地听评弹。到过几次苏州,只是匆匆一掠而过。后来,知道评弹有许多依了前人的传流而有的各种韵味不同的调,如劲拔苍凉的陈调,清徐婉转的丽调;沉稳缠绵的蒋调,刮啦松脆的琴调,还有那余音绕梁、不绝于耳,粘到心里的俞调。
  
   伙伴们点了《太湖美》、《好一朵茉莉花》等曲子。
  
   我在听,听那些一首首流传至今的古曲,声音婉转轻嗲,神情便恍惚了起来。在那杯淡淡的茶水里,和着苏州的温言软语,叮叮咚咚的弹唱,沁人心脾的《太湖美》、《好一朵茉莉花》等名曲,流淌出了江南水乡的韵味,烟雨朦胧,小桥流水也渐渐的滤入了我的思绪中,脑子里渐渐的被一片神秘的黑色所弥漫。
  
   那是南方,壮乡也有一群唱歌的民族,他们不是平时所见的普通壮族人,他们无论男女老少,皆清一色着黑。男子黑色头巾、黑色前盖大襟上衣、黑色宽脚裤,黑得精神抖擞;女子黑色火棱状头巾、黑色右盖大襟、葫芦形圆领上衣、黑色宽脚裤,腰围垂至小腿的黑色大围裙,黑得容光焕发。他们就是著名的“黑衣壮”,是从广西边陲那坡县走来的奇特族群。
  
   也许,开天劈地以来,人类就知道用歌声来抒发自己的情感,“黑衣壮”也像江南水乡那样,用壮语唱出嘹亮的歌。那嘹亮的歌喉,与江南水乡那温言软语细细道来的歌声自是不同。
  
   最奇特的是这些天籁般的山歌却无任何伴奏、而且没有受过任何音乐训练的他们,居然唱的都是高难度的多声部的山歌。也许大山的性格造就了山里的男人,他们纵情高歌,歌声抑扬顿挫、行云流水,而山里的壮族姑娘们便心旌动摇,纷纷和声,不惧生人的她们大声唱着,你来我往之中,婉转回旋,唱得山谷生色、生命添彩。在大山里唱山歌是不论场合的,田间地头、树下林中,有情乃发。与吴侬软语的苏州评弹自是另一种从容。
  
   我忽然想到别人说的:歌声是没有国界的,柔肠千转、风情万种也罢,辛酸百态,冷暖无常亦可,壮乡大山的豪情与江南水乡的温柔,前朝的旧事,今夕的感慨,都统统断在弦拨之间,谁还去追问岁月留在我们身后的那几许憾事轻愁?
  
   我在想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唱完了,随着软语声渐去,惟余帘外蝉正鸣。有点遗憾没有认真地听。也罢,人生总多的是遗憾,也许下回再来,就会抚平遗憾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4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