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丽斯博客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日志

 
 

[原创]走进广西—穿行在“难桑江”宁静的喧哗中  

2007-08-09 13:35:34|  分类: 走南闯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淡然无涯/朱丽斯

仿佛又要下雨了。桂林因为入冬而冷了,天空变得雨气深浓,灰蒙一片。那些七星岩、象鼻山都以最美的姿态,展露出一个朦胧的轮廓。似一滴淡淡的水墨般不小心滴落,在宣纸上晕染而开的样子。我们走在深浓的雨气中。天有点冷,不像你的掌心,厚实又温暖。说好了的,要离开这个湿润的城市,到离桂林附近87公里处的龙胜温泉。

到龙胜温泉,需要经过龙胜县城。这个地处越城岭山脉西南麓的湘桂边陲,是崇山峻岭中美丽的小县城——龙胜各族自治县,传说中也叫“难桑江”。秦始皇赢政三十三年(公元214年)就为桂林郡辖地了。自古被视为“瘴蛮之地”,我一直弄不懂什么是“瘴蛮”,可龙胜却素有“万山环峙,五水分流”之说,越城岭围绕着它,自东北迤逦而来,向西南绵延而去。而我,却在猜测着这个叫“难桑江”的地方会有怎样的传说。10多万人口聚集在一个小县城,多种语言这里交流,会是怎样热闹的一种景致?

只拿了一个旅行袋子,很轻便。坐上了直达的班车。路不太好,起伏颠波。第三排的位置上我们相拥而坐。你靠着窗。我却感觉你的目光凝固在我的脸上。于是我们手握手,时不时相视。风,以一种冷飕飕的姿态,从前面开着的窗子里挤了进来。可随着车子的摇晃,却也摇出了阵阵温暖的柔情。冷风敌不过你眼里燃烧着的火。

风景是跳跃地。 风景在车窗外跳跃着。风景在我的眼里跳跃。一个镜头跃进来,另一个镜头跳过去。想起了小时候央求母亲买给我的万花筒,轻轻地转动那个圆圆的小东西,透过一个小小的孔,里面会有莫名其妙的美丽在跳跃。

路边,一些黄色的小花儿。我把目光投在它们的身上。它们被星星点点洒落在路边的灌木丛里,其实,我是瞧见了它们的。它们躲在灌木丛中,而不是洒落。它们只露出个美丽的脑袋。空气中清清秀秀,风吹时便抖擞着。我猜它是野菊——那些特可爱的小东西。

顺着目光,弯弯曲曲的小路,一直向前潇洒地延伸着,盘延在山间。这些满目葱绿的群山,静静地一座挨着一座,在浓雾中变成墨绿色,堆积成欲来欲厚重的意象。在我眼里他们是一条巨龙,陪着这个小县城,坚忍,不离不弃。

沿着山腰的公路转了两个多小时,一直驶在那条狭长的绿色空间,走进了山中,坐落着一个热闹的县城,我有点激动。渐渐的开始有了一些房子,然后,又有了更多的房子。高楼有七到八层,错落有致,不长的街道却纵横交叉。车子驶入站台。终于踏入龙胜县城的土地,在我的想象中,到这个被群山环抱,峰峦连绵的多民族县城,会是些底矮的楼房或者盖着石片瓦的房子,甚至会有些吊脚楼纠缠着街道的景致。而现在沿街的既是民居也是店铺。那条小河从中间穿过,把一代又一代人的梦想带出了山外。

一种浓郁的气息拥抱着你和我,把你和我都拥紧了。我们都不由自主地深吸了几口气,我感觉到丰满的胸脯在起伏中便闻到了大山的清香。我有些许眩晕的感觉,不过应该不是晕车,是这南方的山区突然接纳了我们的缘故,让我感到无比的醉心。我们东张西望,高兴的穿行在县城的中心。

我扯扯你,你顺着我的眼光,看见一个瑶族妇人,前额挽了个大大的发髻,如墨般黑。黑色无领大襟的衣裙和长裤、腰间系着那条黑色的百褶裙上,衣裙、长裤和百褶裙的边上都缀着嫩嫩的粉红花边。她的嘴里嘀嘀咕咕地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身后背着一只竹背篓,背篓里装着个崭新的锅头和一包白糖。没有任何东西盖着,那些东西就在她的背后敞开。我很惊异为什么不会有人从她的背后偷走。可见这里的民风是多么的纯朴。这时,我的两眼忽然放光,我看见这个瑶族女人的耳垂上,晃悠悠地吊着两只大大的银环。她悠闲地走着,那大大的耳环就在两耳边悠悠地晃动,还真的晃出了银光。很有韵律的感觉,我能想象出她在摇着孩子入睡时的模样,一定是一面唱着歌,一面摇着。我忽然想起了江南扬州朱千华写的那篇优美的文字《银饰》,说的是“那些银饰漫天孤独,是一种遥远的冷,还有与生俱来的华丽的质朴”,我有些清醒了,感觉是在他的文字里走过,一道神秘的银光掠过我的心里,像一盏灯瞬间被擦亮。于是,我迷恋上了那道光。

我从来没看见偏僻的山坳里会有这样热闹县城。我们随着人群流动,走过了一座桥。迎面来的是广场,周围好几栋大楼,大城市有的东西,这里也应有尽有。汽车喇叭声绕过人体渐渐消失在前方,在县城头顶上回绕的声音是促销的声音——这里是县城最繁华的地方。县城在骚动,在宁静的群山里骚动,催动着成熟。于是,县城的天空是那样的亮丽。

大大小小的街道上,人群密实地在街上流动着。满街都是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人丛中那些银饰的银光交错闪烁。原来那些遥不可及地民俗风情一下子就这么真实的切入你和我的身体,切到了心里,而且切得那样的深入,像被什么人的手在心上挠了一下,引得一阵阵轻微的痉挛。

那条悠然安静的河流从县城中间弯弯曲曲的穿城而过,不远,河水才开始有了些许跳跃的骚动。其实河面上大多数的时候是平静的,那种平静倒是让人有了不平静的感觉。小河虽然不是很大,却淌得从容和潇洒,不急不乱,是一种温润不燥的姿态。身边的那些高山,倒影重叠入水,都这样的清晰和美。思想了很久,不知道该怎样的去形容它,倒是把我的性格给比下去了。

我们在街上走着,像当地散步的居民。

我看着河面上不时的有几个旋涡,闪过,就像我们人生中的一些难忘记忆,不断地从心底里泛起。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