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丽斯博客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日志

 
 

[原创]明仕田园,叠加着的记忆 ----走进广西  

2008-01-07 13:39:12|  分类: 走南闯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淡然无涯/朱丽斯

这就是广西的明仕田园:

                       

说过要去明仕田园了,无奈凡事缠身,直到今年的夏天才得已成行。我们去广西大新县堪圩乡明仕村——个在我心里起起伏伏好几次的地方。

一切忽然都静下来,城市的喧哗什么时候渐渐地淡去了我竟然不知道。下车。一股新鲜腥甜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然后夹杂着青草、野花、树叶的气味,丝丝缕缕地在风中弥散着,它们在这里无拘无束地交织,弥漫在微湿的空气里的,飘来荡去,嗅进鼻里,遍及四骸,我感觉到了这些混合的味道,那是草香,泥腥,花甜,已经久违了的感觉。

那条乡村弯曲的土路,被有名的明仕河牵着往前延伸。这条发源于越南的明仕河,从越南的念斗屯流入我国,向东南流经这里。也许这条河淌过的地方太多了,所以累了,到了这世外桃源的地方,便安静了下来,用“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种逍遥、自由、愉悦,来呈现一派恬淡、宁静和安逸的景象,惊现出我们心仪的美丽。

                  

一些散印在路面上的弧形牛蹄印,那是村里的牛踏着松柔的泥道,踩了出来的。那些蹄印有些清晰,有些朦胧,胡乱地叠加着,连成串。我下意识地踩着这些蹄印走着,曾经有过的记忆里的片断悄然泛起,好多年前了吧?也是这样的泥路,春耕的时候,每天早上,村民早早的把牛从牛栏里牵了出来,那些家伙嘴里嚼着草,摇着尾巴,不紧不慢的往地里走去。牛的背后,走着壮实的壮族小伙子,肩上扛着犁或者,挽着裤脚,戴着竹笠。他们说,只有男人才可以犁田的,女人不可以犁,女人只可以插秧。而一些不知是哪家的黄狗和黑狗,跑前跑后地跟在主人周围。于是,路面上就有了牛蹄印、狗爪印和男人的脚印,变得坑坑洼洼的。

我一面想一面顺着这路走去。左边是田野,远点的地方有农舍。右边小河,水车,翠竹,花草。几只雀儿低徊一会,就灵巧地从旷野上剪剪飞过。甚至那些绽放的小花,摇曳的小草,那样的安闲和恬淡,那是一种我们一生看不够也看不透的绝世之美。

我听到远远的地方传来了几声狗吠。几个村里的孩子在小河边不知道在干什么。不过这些景象特别的勾起我的怀念。那一条小溪——朝阳溪,流经朱槿花开的城市。那时,溪水清冽,能见到水里的水草和穿梭在水草里的小鱼。我常常在放学后随着院子里的小胖、扁头他们几个去溪边玩。我们拿着用竹子编成的泥箕,卷起高高的裤脚,踏入小溪里捞鱼,机灵的鱼儿总是在我们的脚边游走,那些鱼儿很小,只有一个小食指头大,现在我还奇怪为什么没有看见更大的鱼。有时候我看见一尺多长的柔软的水蛇,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见有动静就游弋于水面,小小的黑晶晶的眼睛盯住我们,实在吓人。我常常哇哇乱叫着跳上岸来,这时在水里胡乱地捞着鱼的小孩子都一蜂窝地跑到岸上。不过,那水就像现在这里的水一样清透,把我们的手脚浸泡得白白嫩嫩。直到过了吃饭的时间,我们才穿着打湿了半截的裤子,空手而回。可那叫小胖的男孩放在溪边的小解放鞋不见了。第二天他跑来告诉我说被他妈妈骂了。我记得那个时候,城市的空气是清甜的,天上的白云静静地浮在水面。

                

现在我们在竹筏上,也看见了小时候看见的景象,天上的白云也静静地浮在水面,竹筏飘浮在水里的云中。船夫的摇橹,划碎河面上翠竹的倒影。我极喜爱竹子,再没有什么植物能像它那样有着亦柔亦刚的性格了。或许是因了这里的好山好水,这里翠竹与别的地方格外不同,除了更碧绿外,一丛丛,浓浓密密,高高挑挑的样子,很秀气。它们沿着河岸生长,然后在河面十来米高的上空,以优美地曲线弯垂下来,那是一种想探入水面的欲望。流畅成一种最优美地弧度,画家往往画不出这个韵味。到在这里我才明白为什么要把竹子称为修竹。还有,我想,竹子一定是有着亲水的嗜好,河边长着的竹子都那样的秀美。

 

                     

我看了看船工,船工轻摇慢撸,在欲往西滑落的太阳下,他的身上度上了一层古铜色。刚刚穿过两岸的竹林,一片宽阔的景致。船工停了下来,指着前方一座山,带着浓重的壮族口音,说那就是将军山。我顺着他的手指去的地方看,一群山峰的前面,屹立一山,那山极似一个披着斗蓬,那姿势像极古代的将官,威严地站在那里检阅自己的队伍,他在点兵。远处一座又一座的群山,有如将要出发的战士列队站在将军的面前。拿着箭,举着弩,同仇敌忾,誓死保卫这片祖辈留给他们的热土。

 我们上了岸,有一间不知道是哪个电影组在这里拍摄留下来的屋子。这间木屋只留下了一溜摄影组摄影时的照片和一点点城市的痕迹。曾经来的人走了,他们就是过客,甚至来不及闻一闻田野里散发出来的腥甜味,就像那飞鸟飞走了。

我走在这里,一片更宽阔的田野渐渐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加快了脚步,如扑一般。这片宽阔的田野,在群山的怀抱里,水稻肆意的生长着,平展地像荡开一匹绿绸。浓密的绿意覆没了这里,所以的一切植物似乎都可以流淌出油亮油亮的绿意,无名的生物以葳蕤的态势竞相生长,一丛丛小草,一簇簇野花,一片片水稻,我用不同的视角去端详它们,我不得不惊叹时间在这里用韧性凝固成天地间满满的碧绿,仿佛永恒就是这个样子。不管怎样,你会发现这里有原始的纯净和最后的纯朴。

看着阳光下的村庄,在一片树影的掩映下,时隐时现;袅袅炊烟,优雅舒缓地飘向远方。我知道,这里没有人会问我从哪里来,我更知道我来这里找到了本真,我思想的触角真切地触到了它们------这里的一山一水。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4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