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丽斯博客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日志

 
 

走在邕州的一段秋光里  

2008-11-07 00:35:02|  分类: 南国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淡然无涯/朱丽斯

我摇下车窗,风“呼”地灌了进来,很“牛气”地占满我的车厢。风中有一种香。秀厢大道中间的道路有一排我叫不出名字的树,开满了我叫不出名字的紫花。叫不出名字就叫不出吧,没关系,叫不出它也是存在那里的,而且是用一种美的姿势存在,这就够了。

紫花如紫荆的模样,很娇俏。满树的紫花从前方如云般地一路堆过来,大有要把这条宽阔的大道占满的架势,做成一条直通天际的彩云路。紫花树下种满了大红、淡黄、还有一种是浅浅的娇柔的粉色的朱槿,枝头热闹地开着,都是复瓣的。在这秋色里,红色朱槿花红得没有一点杂色,仿佛一颗颗红宝石洒落在叶子上,骤然间被叶子的绿色冰冻而炸裂;淡黄朱槿花的颜色有点像台湾作家张晓风说的那样:“是大桶的牛奶里勾上那么一点子蜜。”而我看到那又浅又娇柔的粉色的朱槿花却如京剧演员,哦,不,如醉酒的贵妃两颊上精致的一抹胭脂——那样的光灿鲜美。估计是因为昨晚那场雨,它们比平时更多添了几分的娇媚和秀灵。

是了,这条路的附近,确实是有一个叫秀灵的地方。记得小时候这个地方还是农村,有秀厢大队。之前,这里没有路,有几片小菜地,然后是一片荒山野岭,不管是春还是秋,都看不到花。春天是蔓生的乱草,有蛇、鼠在里面做窝,还有野猫、野狗在无拘无束地流窜,仿佛世界是它们的。秋天一到,只看见在风里簌簌发抖地枯枝和黄褐色的草。特别是暮色来临,一片萧瑟,整个荒野都会浸到沉郁悲凉的意境里。使人生出一种悲秋的情怀。

前几年这条道路一下子就横贯了邕州的东西,花草和绿树也跟着种下了,两旁也种上了榕树。树的叶子很浓绿,充满激昂的生命力。秋凉阵阵,叶子在起舞。

是有些凉了。忙了一段时间,竟然没有注意到秋在我们不设防的时候,潜了进来,我忽然发现不知不觉地已经到了十月底,却还没有感到入秋的意思。也许邕州这个城市太沉迷于夏季的浪漫里,只允许秋天慢腾腾地走来。大众眼里的秋天常常是这样的画面:枯藤、落叶、菊花、霜,一片凄凉。或者整个的花草吸足太阳的热情,在秋风的追赶下,绿色不断地膨胀,渐渐变得一片金黄——稻田是金黄的,那些山、那些树也金黄的。大片大片的黄。如同广州画家应歧的油画,直逼入眼,激得你不由得要跳起来。

可在邕州,都深秋了,那紫色的花居然认真地陪着朱槿开着,树上树下都是花,漫天的绚丽,不凋不谢,直把个深秋像模像样地弄成了迷人的春天。能把瑟瑟的萧索的秋弄成春天,需要借助天力么?不需要了,那是邕城人的心热,暖暖地护这些花草,于是花就开了,草常绿了。

我很喜欢看着我前面的车子,当车子“哗”地一声过去,划出一缕缕宛转的气流,那树上的紫花、树下的朱槿便摇晃着,在阳光的倾注下摇晃,很柔软很幸福。每当这个时候,这个时候,我的头顶不断地划过一捧捧的紫云,我变得满心欢喜起来。我惊异自己在秋天里竟然没有悲秋的感觉。

悲秋?细细想来,以前是有过悲秋的。那是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里,读着辛稼轩的词,自己总陷入感秋、伤秋、惆怅秋的旋涡里,而且还不愿意自拔。现在想起为那些凄清的悲凉的意境迷乱的秋事而愁,尤自暗笑

每天上班走过这条路,我心里总是满满地感动,感动它们一直被种花人那满是硬茧的手悉心地伺弄过,它才开得让人感动,怎么也不愿意退出夏天,炫耀着瑰丽的艳美一路直冲入秋天里。于是这里的秋天依然碧绿如夏。每天路过,总是冲动得想把车停下来,不管不顾地走入花丛中,盘腿坐下来,如老僧入定般地和花朵两两相望。任风从我身边滑过,任花香的拢抱,我静如一花一叶。在内心的平和中用生命艳美这花这叶,即使枯萎也无厌无悔。我甚至想变成一只蝴蝶,那种有宝蓝色翅膀的蝴蝶,在花丛中起舞,亲吻它们。傍晚了,我再去衔一些落日的彩霞披在它们的身上,让这些花儿在夜幕里也亮亮彩彩,一直美到天黑,再从天黑美到阳光里。

我很感谢种花人,那双手是怎样伟大,能伺弄出这柔美的生物。

曾经有一北方友人第一次到了秋天的邕州,走在干净整洁的街道上,看到这大片的绿,大惊小怪地叫着:“这里的树咋还没落叶啊?”待看到墙角、楼栏探出红艳的三角梅啊、胡蝶兰啊,又激动地叫着:“啊?这里的花咋也在秋天开哟?”

听她这一说,我心里充满了幸福:“这里是南方的腹地啊!如同邕州这般随处鸟语花香的秋色,也只有在南方才有呢!”

南方的秋天真好,那些树、花、草,不用经受秋霜,不用把自己弄得灰头鼠脸,疲疲塌塌,甚至要从自己的身上把叶子撕扯下来,成光秃秃的树干。

直到现在,我每天早上还走这条路。车子滑过它们的身边,就像抚摸“滚经桶”,祈祷心中的愿望,最虔诚的心,呆在这悄然而来的秋季里,于是,我心里便都驻满了这些紫的、黄的、粉的花了。也许即便是多年后,我在一回首之间,还依然那样痴迷地把它眷念。

喜欢这个城市的秋天,说不尽的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478)| 评论(3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