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丽斯博客

情必近于痴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日志

 
 

这天,水流花开的日子  

2010-06-14 12:04:56|  分类: 往事萍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淡然无涯/朱丽斯

 若大的办公室里总是这样静悄悄地,只有电脑主机轻微地在响。有时候会怔怔地环视着这一切熟悉得闭着眼睛也可以不会走错的地方,几乎感觉不到我的存在,我会发现我自己整个的肉体飘散了,只有灵魂在散步。很静的地方太适合灵魂散步了。此时,我一个人正埋着头在文字堆里打滚,看那些永远都没完没了的计划、总结、方案、报告、信息、通报、收入进度、办法、通知、条例、通知的通知、决定的决定、-----。这时,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抬头:一个女孩子。手上一捧粉红的玫瑰,几乎把那灿烂的笑脸遮住。我一愣怔。

玫瑰,幽幽的香味毫不商量地从门外挤了进来,弥漫着。这捧粉色玫瑰,两圈粉色的皱纸通体裹着,微张着嘴的玫瑰,披着银丝。很华贵的样子。玫瑰的边上摇晃着的咭卡悬吊着:祝你生日快乐!文华。忽然恍然:是他,是那个来了南方的人,是那个在心圩江边的文华园小区里写出了《水流花开》的人。办公室的宁静被打破了,连同心里的宁静。

快下班的时候,接到了他的电话,竟依然是到科园大道的锦河西餐厅里,这是他刚来的时候我带他曾经到过的地方。我把粉红玫瑰放到了车里。当我的车停了下来时,我没有马上下车,透过半撩起的通花窗帘,看见了他,——

那年,他说,我去看看你吧。他到的日子里,曾经在这里让这间咖啡厅的咖啡吻了他的红唇——几年前这里唯一的一家西餐厅——记得那杯咖啡叫“卡布其诺”。 这咖啡厅是一个县城的农村女人来到这里白手起家的地方。

南方的这里,热带雨林浓郁。有艳阳、有暴雨、有铜鼓,有绣球,酒可以醉人,山歌也唱得热辣辣的。他去看,去听,他长时间的沉醉在那些蓬勃的老树林里,转悠在那些神秘的灌木丛中,迷恋着艳美的花朵和探寻着古老的传说。

于是在心圩江畔,他的心灵文字源源地流了出来。

我竟不知道为什么向他提起了以前的心圩江。

那还是二十多年前。心圩江原来是有水的,细细的江水没有脾气,总是温柔地往邕江里流去,那时江水透彻,有鱼。心圩桥上常有人钓鱼,一顶帽子、一个军用水壶、一条吊杆、一坨泥疙瘩里钻着几条蚯蚓,就可以坐在这里吊上一天了。两岸是菜农种的菜地,一块块的铺在江边。清晨,菜农早早地把菜摘了。然后让包着白头帕的女人们,相约着挑到街上卖。女人们很苗条,身上的那些染着蓝靛的土布衣服,在两臂的甩动下,摩擦出“沙沙”的声音。扁担在她们的肩头上唱着歌。她们说着我一直到现在也还是听不懂的本地平话。

 

                                                  这天,水流花开的日子 - 丽斯 - 朱丽斯博客
                                                              1948年的南宁北门

 

那时,桥的不远处,是好几座老工厂,有冻肉厂、肉联厂、面粉厂、钢铁厂、机械厂,七八里外的地方还有钢精厂、衬衣厂、糖果厂,更远的地方还有味精厂、手扶拖拉机厂、电线电缆厂、再更远的地方还有棉纺厂、绢纺厂、无线电厂、毛巾厂 ------。它们都是在50年代随着支援边疆建设的上海工人一道搬迁到贫穷的土地上的。听老一辈的人说,刚解放的初期,南宁的工业就只有半间火柴厂,南宁的街道只有一条几分钟就走完了的街、还有一个土垒成的码头。那些上海工人远离了繁华的都市,让边陲这座小小的城市有了隆隆地机床声,马达声和糖果饼干的香味,还带来了“阿拉”、“侬”的绵软话音和花露水的味儿,我还依稀地记得当年这些工厂曾经那样地灿烂辉煌。那是让这座城市无法不兴奋的年代,是无法忘记的日子。

 

                                这天,水流花开的日子 - 丽斯 - 朱丽斯博客
                                                                         转:以前的老宣传画

 

那时班上有许多同学是上海人,正是少年的美妙时光。他们和爸爸妈妈一样,离开了美丽的上海。他们说还记得来这里时,家里的灯是昏暗的,厂区里的电灯也是昏暗的,出了厂区的大门,就再也看不见灯光了,四周都是黑暗的。其实他们的记忆深处里还有上海最美丽的霓虹灯,只是那些闪烁的霓虹灯不再到他们的梦里了,上海离她们遥远了。我常常羡慕那些上海女同学,辫子上的蝴蝶结颤悠悠地在腰际飞舞,还有小红皮鞋和带花边的连衣裙------,她们学会了这里的土话。后来他们渐渐在这里传宗接代了。

日子就像这江水,流去了-----

而江水也许流得太久了,渐渐地干枯了。只留下了一片长着草的河床,泥土还是那样的温馨柔软。桥上当然没有再看见钓鱼的人。周围的菜地没有了,那些种菜的人已经不是菜农,也就不再看见那些在菜农的肩头悠悠起伏的扁担。他们在铺子里卖米粉和杂货。女人们不再包着白头帕,也不再穿着土布衣服,他们不说土话了。我分不清她们是不是本地人了。

一些工厂建成了花园住宅区。这里的上海老工人有一些退休了,有一些已经不在了,他们选择了长眠在这片比以前更加热呼呼地土地上,因为他们曾经在这里唱过歌:“咱们工人有力量-----!”这地方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城市。他们生不离这个城市,死了更不愿意离开这座城市了。

 

现在,心圩江畔,来了一大群高新技术企业,有了超市、书店、酒楼和这样的西餐厅。随着日子如水般的流去,它们代替了那些老工厂。

 

                                   这天,水流花开的日子 - 丽斯 - 朱丽斯博客

                                                       如今南宁的五象广场

-------

眼里湿润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想起了这些。于是,我唠唠叨叨地和他说起了这些往事。

透过窗外,天渐渐地开始暗了,原来纷纷的小雨忽然下大了。我静静地说:下大雨了。水流了满地。他也静静地笑了。想到雨中的车里,有一捧粉红玫瑰,静静地开着,我也静静地笑了,原来这就是水流花开的日子。

或许这样的日子是值得回忆的,尤其是在今天又开始忆起。

 

  评论这张
 
阅读(782)| 评论(3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